当前位置:福建食品网 » 食品资讯 » 乳制品

正文

“落榜”的婴幼儿乳粉企业 真正退出只有一成

发布日期:2014-07-04  来源:新华网   浏览次数:2422

福建食品网讯

  

  福建食品网讯 婴幼儿乳粉企业换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并非如现有媒体报道所言,51家“落榜”企业都将被淘汰,其中真正退出婴幼儿奶粉行业的企业只有14家,约占行业总数的一成。

  51家“落榜”企业可分为四种类型:大型乳业集团借机调整或转移产业链布局;晚提交审核、申请延期审查的中型企业正在陆续或等待拿到新证;彻底放弃生产婴幼儿奶粉,申请注销许可证,转为其他产品生产;未通过审查,不能再生产婴幼儿配方乳粉。

  淘汰一半?三成?

  一场“乳业最严大考”,令51家企业暂时无缘婴幼儿乳粉生产了。

  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食药总局)公布了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的换证审查结果:截至2014年5月29日,在133家被审查企业中,82家(下称“新名单”)通过了换证审核,它们共生产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品种1638个,新证有效期都到2017年。

  一年前,按照食药总局2013年第20号公告,全国共有128家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下称“旧名单”)获得生产许可证。

  事实上,在这场被视为“经历过的最严格的考试”中,真正退出行业的企业只有14家,约占行业总数一成。

  而在换证之前,坊间传闻一直未停,“将淘汰三成企业”、“或淘汰一半”。这令行业一度陷入紧张。

  食药监总局统计数据显示,为了迎接这次“大考”,82家企业投入近35亿元。“去年国产奶粉的销售额为350亿元左右,有人说,国有企业把去年一年的利润投入到整改中了。”资深乳业分析师雷永军笑谈道。

  事实上,最严大考远没有想象中的严苛和难通过,换句话说,这只是行业正常的换证审核。

  据了解,2006年和2010年,国家也曾组织过两次大规模的认证审查。三鹿事件之后,政府迅速制定一系列政策法规,对乳品产业链进行整顿改造。中国乳业协会理事长宋昆冈还记得,2010年的审核中,一部分企业被清理出局,当年底,全国有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证的工厂共139家。

  而一些勉强通过的企业,则直接放弃申领新证。新的审查标准看似多了不少条目,但“上一次的要求和这一次的要求没有特别本质的变化。”雷永军说。

  国家食药总局副局长滕佳材也公开解释了社会误读,他强调,审核并非是要加速乳制品业重组并购、强制企业退出,“我们对这些企业不是一棍子打死,而是准备了诸多柔性退出之路”。在他看来,不符合细则规定的乳制品企业,可以转产做成人奶粉或乳制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场“最严审核”是因为“暂停核准”。

  2013年6月,“加强婴幼儿配方乳粉质量安全工作媒体座谈会”上,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巡视员高伏做了明确的说明,所谓的“严格核准”其实就是“暂停核准”。

  “两年内,就是在‘十二五’期间,不再核准新建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项目,是暂时停止新的核准。”高伏解释。

  基于此,一些企业担心万一不通过之后,短期内难以获得新证,因此格外慎重。

  “整体评价这件事,还是正面积极的。中国以前对工厂的管理只看结果,不看过程。这种排除是我们对隐患做一次排查。是有必要的,但没有必要搞得太过分。”雷永军说。

  就“上榜”企业而言,新旧名单中没有变化的有69家,大企业“毫发无损”。其中,国产品牌中,蒙牛、伊利、圣元、三元、贝因美等如期上榜;知名“洋奶粉”在华企业也全部上榜,包括美赞臣、多美滋、惠氏、雅培、雀巢五家。

  但真正的影响会在一些具体细节上。

  比如,在婴幼儿配方乳粉原料配方上,将会有大幅削减。按照新规,企业不得使用相同的原料、辅料构成同一种配方,生产不同产品名称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以上海市为例,原来3家企业有300余种配方,现在分别减少至21、33、33种,另1家企业变成4种配方。

  另一个较为明显的趋势是,湿法工艺会占到更加重要的地位。从生产工艺看,换到证的企业里有42家使用干湿复合工艺,27家是湿法工艺,只有13家是干法工艺。

  而按省份对比,一些地区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变化。

  首先,乳业大省继续保持强势地位。一直以来拥有婴幼儿奶粉企业最多的省份是黑龙江和陕西,在换证审核之前,分别达到了40家和19家。新证审核之后,黑龙江减少至25家,陕西减少至14家。但总数仍继续领先,两省相加几乎占全国的半壁江山,达48.7%。

  显著减少的省份有广东、内蒙古和福建。广东从原本的10家变为现在的5家,内蒙古从7家减至2家,福建也从4家减至1家,但福建的贝登婴幼儿营养品有限公司相关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已经在6月初顺利拿到新证。其中,广东省5家企业因暂不能达到新细则要求,申请了2年的停产整改时间;另外,1家生产企业的证书被注销。

  企业数量换证前后没有变化的有吉林、江苏、安徽、山东、湖南、广西、甘肃。此外,换证之后,不减反多的地区集中在河北和辽宁两省,河北增加了1家,辽宁增加了2家。

  他们为何“落榜”?

  相比上榜企业而言,“落榜”企业信息少得可怜,多是一些小型乳品企业。对比新旧两份名单可以发现,51家“落榜”企业情况却各有不同。

  南方周末记者一一联系了这51家企业,其中20家企业给出明确回应。需要指出的是,并非如现有的报道所言51家“落榜”企业都将被淘汰。贝登乳业、美庐乳业、黑龙江龙丹乳业称,6月初已经拿到新证。另有9家企业回应说,预计在一个月内拿到证。经过多方采访分析有如下四种情况:

  第一类:大型乳业集团借机调整或转移产业链布局。

  这一类的代表主要是伊利、雅培、贝因美、雅士利、完达山等公司。因为希望借机调整产业布局,其部分子公司不再生产婴幼儿乳粉,也不再申领新证。而按照食药总局新规定,集团不再集中组织生产,由下属厂家申请。原来拥有许可证的集团层面也将不再拥有许可证。

  比如,伊利集团的四家工厂没有再申请新的生产许可证。其中,石河子伊利乳业公司和黑龙江伊利乳业公司作为原料粉企业,只单纯生产基粉。杜尔伯特伊利乳粉有限责任公司武汉分公司不再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因此也不需要申请新的生产许可证。而伊利旗下其它婴幼儿奶粉生产工厂都顺利通过了考核。伊利集团也不再单独拥有许可证。

  另有五家企业,黑龙江雅士利乳业有限公司、山西雅士利乳业有限公司、北安完达山乳品有限公司、黑龙江省完达山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八五一一分公司以及黑龙江省完达山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军川分公司,也都只是生产基粉,因此不再有新证。类似的转为生产基粉的企业有14家。

  广东唯一注销证书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为雅培广州公司。此前雅培也称,企业将关闭广东工厂,并搬至浙江嘉兴,此次注销证书亦是主动申请。新榜单中雅培(广州)营养品有限公司消失,变为雅培(嘉兴)营养品有限公司。

  第二类:晚提交审核、申请延期审查的中型企业正在陆续或等待拿到新证。这类企业共包括23家企业。

  这其中又分为两类,一类是在2014年5月31日大限后才陆续拿到新证。比如贝登(福建)婴幼儿营养品有限公司,在南方周末记者2014年6月20日向其核实时,他们已经通过当地食药监局的审查并拿到新证。之前并没有拿到证的原因是,“提交审核时间较晚”。

  而四川阿坝若尔盖高原之宝牦牛乳业的审核延迟也事出有因。“我们是全国唯一一家牦牛奶企业,牦牛奶审核走的程序比普通婴幼儿奶粉复杂,有专门的标准,还需要补充附加材料。现场审核和抽样检查都通过了。只在等最后发证了。”高原之宝企业相关负责人陈先生说。

  另一类是本身的工厂不达标,正在积极整改。申请延期的企业可以暂时保留生产许可证编号,但整改之路也并不容易。一方面企业需要投资大量财力物力建设厂房,另一方面,根据规定,企业想要重新通过申请,需要停产整改,只能销售5月31日前生产的奶粉。

  比如,未通过名单中的恒信乐健(厦门)生物技术有限公司6月开始积极改造GMP(良好生产规范)车间。他们希望尽快完成,再继续申请新证。

  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广州柏赛罗药业有限公司、河南金元乳业有限公司、呼伦贝尔友谊乳业、陕西凯达乳业有限公司、陕西圣唐秦龙乳业有限公司、西安喜洋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陕西红旗乳业科技有限公司、陕西金牛乳业有限公司等9家都将在一个月内陆续拿到新证。

  “这23家延期审查差不多都会拿到证,有些是工厂已通过,产品检测没完成。”雷永军说。

  第三类:彻底放弃生产婴幼儿奶粉,申请注销许可证,转为其他产品生产。共有9家自愿申请注销生产许可证。

  据雷永军分析,注销的原因主要有三类:建设了新工厂、生产设备陈旧、本身产量低以及转产。

  酒泉市好牛乳业食品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我们2009年就不再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了,从那时起就只有一个证而已,现在证也不准备拿了。”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说。酒泉好牛原本生产贴牌“三鹿”奶粉,2008年受“三鹿”婴幼儿配方奶粉事件影响陷入困境。

  而云南新希望邓川蝶泉乳业有限公司也因专注液态奶,放弃了婴幼儿奶粉市场,并没有申请新证。有些企业注销是因为建设新工厂,比如前文提到的雅培(广州)营养品有限公司。

  第四类:未通过审查,不能再生产婴幼儿配方乳粉。

  这类企业共有5家,基本上都是小型乳品企业,在2013年的审核中就勉强通过,这次审核加严之后自动退出市场。南方周末记者发现,这些企业很多无法联系到,如一家企业的400电话已经处于欠费状态,更有甚者连企业网站都没有。

  兼并重组的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不在旧名单上,但在新名单上“突然”出现的企业有5家。包括石家庄君乐宝太行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乐宝)、辽宁辉山乳业集团(锦州)有限公司、飞鹤(龙江)乳品有限公司、长沙素加营养品有限公司、临夏州燎原乳业有限公司。这些企业或是行业新“入局者”,或是乳企兼并重组的结果。

  其中,2014年新进入婴幼儿奶粉市场的君乐宝,由于打破了常规的销售渠道和高价格局,全部采用网络销售、电话直营模式,被视为行业“搅局者”。

  此外,随着市场变化,为加强企业实力,不少企业开始进行兼并整合。2014年6月,由工信部编制的国内婴幼儿奶粉行业重组方案正式公布,根据规划到2018年底将形成3-5家销售额超过50亿元的企业,并明确规定兼并重组主体必须“以生鲜乳为主要原料生产婴幼儿配方乳粉,且所用奶源全部来自企业自建自控奶源基地”。

  细查新旧名单可以发现,西安贝多营养食品有限公司多了“银桥”两字,变为西安银桥贝多营养食品有限公司。辽宁辉山乳业集团(秀水)有限公司则是在英雄乳业和辉山乳业分手后,由原来的英雄辉山(沈阳)营养品有限公司更名而成。

  2014年2月,飞鹤乳业宣布控股收购国内排名第一的羊奶粉企业——陕西关山乳业,成为国家兼并重组政策实施以来首家牛羊跨界合作的并购。因此旧名单里的“陕西关山”变为如今的“陕西关山飞鹤”。此外,飞鹤还全面收购了吉林艾培特,因此艾培特也不再拥有许可证。

  湖南亚华从名单中消失也事出有因,2014年1月,合生元宣布以3.5亿元收购长沙营可营养品有限公司100%股权,旗下拥有品牌湖南亚华,这家公司正是为合生元的新品牌“素加ADIMIL”提供了生产线。有业内人士表示,合生元这次收购长沙营可,主要就是收购其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证和生产线,因为国家不会再新批许可证。

  但这并不代表,将会出现大型的兼并潮。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看到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并购。”据雷永军分析,奶粉市场的三个关键因素是生产能力、品牌和渠道,因此大企业并不会并购特别差的企业。

  他也对现在的重组模式表示了担心。在他看来,工信部对前十家企业的扶持违背了市场的公平原则。被选中的企业本来就是强者,再去扶持强者,对弱小者不公平。而且,湿法工艺对奶源的半径是有要求的。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福建食品网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福建食品网”。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福建食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友情链接

电话: 0371-86563572  邮箱:kf@zhuoqi365.com  版权所有:河南卓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豫ICP备09039160号